• 服務熱線

    024-31070491

  •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8:30-17:00)

民商案例

首頁 > 迅馳案例 > 民商案例

金**與盤錦**公司,**保險公司交通事故典型案例

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7)吉24民終1003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金錦哲。

上訴人(原審原告):金銀哲。

上訴人(原審原告):金日。

上訴人(原審原告):金姬。

法定代理人:金日(金姬父親)。

上訴人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委托訴訟代理人:金英姬,吉林孚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鐘學,吉林孚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

負責人:李貴林。

委托訴訟代理人:關海豐,遼寧迅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楊玉國。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王強。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凱,黑龍江東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因與上訴人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以下簡稱優邦運輸公司)、被上訴人楊玉國、被上訴人王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不服延吉市人民法院(2016)吉2401民初696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7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上訴請求:請求二審法院改判支持被扶養人金姬的生活費179726.20元。事實與理由:金姬作為肢體、智力三級多重殘疾人,至今無法從事任何工作,由父母進行監護,沒有其他生活來源。在賠償義務人沒有對被扶養人生活費提出異議,原審法院也沒有明確釋明對于金姬是否喪失勞動能力進行鑒定的情況下,不予支持被扶養人生活費沒有依據。

楊玉國答辯稱,不同意支付金姬的被扶養人生活費。

王強答辯稱,金姬并沒有同時具備喪失勞動能力及無其他生活來源等條件,金姬作為城鎮戶口居民,有養老保險等生活來源,被撫養人生活費不應得到支持。

優邦運輸公司答辯稱:金姬母親的死亡賠償金應給金姬保留適當份額,這說明金姬并非無生活來源。其他答辯意見與王強答辯意見相同。

優邦運輸公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金錦哲等人對優邦運輸公司的連帶訴訟請求。事實與理由:1.原審法院以優邦運輸公司為肇事車輛登記單位及運營特征為由,判決優邦運輸公司承擔連帶責任沒有法律依據。2015年7月12日,王強購買肇事車輛后,優邦運輸公司一直無法與之取得聯系,王強遲遲沒有過戶。王強購買肇事車輛后是獨立經營,從未向優邦運輸公司繳納過任何管理費用。營運證沒有過戶的原因是肇事車輛所生產的標準是“國三”標準,根據當時的政策規定不能辦理過戶手續,這才是營運證為何是優邦運輸公司的根本原因。原審法院沒有依據庭審確認的事實來認定,從而作出了錯誤的判決。2.原審法院僅憑優邦運輸公司的經營范圍就判決優邦運輸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錯誤。依據《黑龍江省道路運輸管理條例》第十一條的規定,個人可以申請辦理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王強購買肇事車輛后,是否以優邦運輸公司名義經營或本人為何不申請辦理經營許可證一事優邦運輸公司無法掌握,且王強所出示的營運證早已過期。3.原審法院錯誤的定義了“掛靠”一詞。本案中,王強購買肇事車輛后都是自己私自經營,從未向優邦運輸公司繳納過任何費用,所有手續也是在購車時一并帶來的,因此,雙方之間不屬于掛靠關系。4.原審法院錯誤的認定了優邦運輸公司將運輸經營資格的主體非法轉讓、租借的行為,沒有相關的證據證實。5.在侵權案件中,只有在法律有明確規定的情形下,各加害人才可相互承擔連帶責任。加害人主觀上有共同侵權的意思聯絡,發生同一損害后果,構成共同侵權,應當承擔連帶責任。本案中,由于優邦運輸公司沒有實施侵權行為,不存在共同侵權。6.優邦運輸公司與事故損害的發生沒有任何聯系,不存在過錯。與優邦運輸公司有關聯的是肇事車輛已過期的營運證,但是營運證與交通事故沒有任何關聯。優邦運輸公司與侵權行為沒有關系,原審判決優邦運輸公司承擔賠償責任不符合法律規定。綜上,原審法院在法律沒有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情況下,判決優邦運輸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錯誤,侵害了優邦運輸公司的合法利益。

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答辯意見與上訴意見相同。

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一審中請求:要求楊玉國、王強、優邦運輸公司在交強險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超出承擔部分負同等責任,共主張465347.47元。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6年8月27日4時50分許,崔英子駕駛吉HHH338號小型轎車,沿302國道由西向東行駛至202省道路口處向左轉彎時,與沿202省道由北向南行駛楊玉國駕駛的黑MJA1387號重型半掛牽引車(黑MJ516掛號“魯岳”牌重型廂式半掛車)相撞,造成崔英子受傷及車輛受損的道路交通事故。經延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事故認定書認定,楊玉國與崔英子負事故同等責任。事故發生后,崔英子在延邊醫院住院治療,支付醫療費7576.27元(住院費3019.41元+門診費4556.86元),于當日9時29分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崔英子死亡時,其法定繼承人有丈夫金日、女兒金姬、兒子金錦哲、兒子金銀哲;女兒金姬系殘疾人,肢體智力三級。審理中,楊玉國、王強與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達成一致意見,吉HHH338號小型轎車的車輛損失確定為5萬元。另查明,崔英子為城鎮戶籍。崔英子駕駛的事故車輛登記在金錦哲名下。楊玉國駕駛的事故車輛登記在優邦運輸公司,但王強是實際車主,王強與楊玉國是雇傭關系,楊玉國是在從事雇傭活動過程中發生本次事故。事故發生時,該車輛未投保保險。

一審法院認為,(一)事故責任問題。延吉市交警隊認定楊玉國與崔英子承擔事故的同等責任,審理中楊玉國、王強對事故責任劃分提出異議,經查崔英子與楊玉國駕駛的車輛相遇在交叉路口,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崔英子駕駛的轉彎機動車應讓楊玉國駕駛的直行機動車先行,但此時楊玉國仍有安全駕駛注意義務,另外楊玉國駕駛的車輛經鑒定制動性能不符合相關規定并存在超載情況,依據常識在車輛制動性能不符合規定的情況下,車輛超載可能導致車輛遇緊急情況時不能有效剎車、及時停車,且事故現場地面上可見楊玉國駕駛的車輛有較長的剎車痕跡,雙方車輛最后的撞擊地點已過202省道中心線,已到達楊玉國所在的202省道相對方向車道道路邊緣的路基之上,故事故雙方應承擔同等事故責任。(二)賠償主體問題。第一,楊玉國駕駛的事故車輛登記在優邦運輸公司名下,王強是實際車主,王強與楊玉國是雇傭關系,且楊玉國在雇傭活動過程中發生本次事故,王強作為雇主應對其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致人損害的后果承擔賠償責任,楊玉國作為雇員因重大過失致人損害,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其應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優邦運輸公司主張其與王強是車輛買賣關系,王強于2015年7月12日購買事故車輛后,該車輛已交付王強,優邦運輸公司作為出賣人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因王強與優邦運輸公司均認可王強為事故車輛的實際車主,對于該事實本院予以確定;王強的事故車輛系用于從事道路運輸,但其不具有道路運輸資格,優邦運輸公司作為事故車輛的登記車主,公司經營范圍包括道路普通貨物運輸,審理中優邦運輸公司自認王強購買事故車輛后,一直以優邦運輸公司名義(運輸資格)對外運營,但事故發生時運輸資格證已過期,并提出優邦運輸公司從未向王強收取管理費,因掛靠經營的實質系具有運輸經營資格的主體非法轉讓、租借運輸經營權或部分運輸經營權的行為,該行為系違背行政許可、規避國家有關行業市場準入制度的行為,本案中事故車輛的登記及運營特征完全符合車輛掛靠法律關系特征,另外優邦運輸公司對于事故車輛的運輸資格證已過期并未提供證據,且運輸資格證是否過期、是否以掛靠費名義收取費用并不是認定車輛掛靠關系的關鍵問題,關鍵問題是雙方持續存在的非法轉讓、租借運輸經營權的事實掛靠合同關系,故優邦運輸公司作為掛靠單位,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其應與掛靠人王強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第二,因王強的車輛應投?;到煌ㄊ鹿實諶咔恐票O?,但事故發生時該車輛未投保,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關于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超過責任限額的部分,按照各自過錯的比例分別承擔責任之規定,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九條關于未依法投保交強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請求投保義務人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投保義務人和侵權人不是同一人,當事人請求投保義務人和侵權人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之規定,王強作為其車輛的投保義務人,楊玉國作為侵權責任人,應在交強險責任范圍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超出交強險部分應由王強、楊玉國與優邦運輸公司連帶賠償。金錦哲等人在本次事故中的合理損失為:醫療費7576.27元(住院費3019.41元+門診費4556.86元)、死亡賠償金498017.20元(24900.86元×20年)、喪葬費25799元;對于被扶養人生活費179726.20元(17972.62元×20年÷2人)的主張,崔英子的女兒金姬系殘疾人,肢體智力三級已取得殘疾人證,根據國家標準《殘疾人殘疾分類和分級》之規定,將殘疾人界定為在精神、生理、人體結構上,某種組織、功能喪失或障礙,全部或部分喪失從事某種活動功能的人,該國家標準中,并未將殘疾程度與勞動能力是否喪失等同起來,喪失勞動能力的界定,應以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出具的相關依據確定,因沒有證據證明金姬無勞動能力又無其他生活來源,故該主張本院不予支持;對于精神撫慰金5萬元的主張,本次事故致崔英子死亡,其近親屬因此遭受巨大精神痛苦,結合本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及事故責任雙方的過錯程度,本院酌情支持2.5萬元;對于車輛損失費5萬元,審理中楊玉國、王強與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達成一致意見,吉HHH338號小型轎車的車輛損失確定為5萬元,且優邦運輸公司對此無異議,故該主張本院予以確認;上述款項共計606392.47元。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款》第八條之規定:醫療費7576.27元、死亡賠償金等11萬元,共計117576.27元,屬于保險公司強制險賠償范圍,應由王強、楊玉國連帶承擔;超出部分488816.20元(606392.47元-117576.27元)應由王強、楊玉國與優邦運輸公司連帶承擔50%即244408.10元(488816.20元×50%)。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六條、第十九條、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四十八條、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二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四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判決:一、王強、楊玉國、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立即賠償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361984.37元,其中王強、楊玉國連帶賠償117576.27元,楊玉國、王強、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連帶賠償244408.10元;二、駁回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8280元,減半收?。矗保矗霸?,保全費4540元,共計8680元,由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負擔1928元,由楊玉國、王強、優邦運輸公司負擔6752元。

經本院審理查明,王強于2012年7月份從優邦運輸公司以分期付款方式購買了黑MJA1387號重型半掛牽引車(黑MJ516掛號“魯岳”牌重型廂式半掛車),王強購買的該車輛系剛出廠的新車。王強購買該車后沒有辦理過戶手續,一直以優邦運輸公司的名義進行營運。王強還清車款后,雙方于2015年7月12日重新簽訂車輛買賣協議。該車輛的經營許可證是優邦運輸公司的,經營許可證一直在王強處。其他事實與一審查明的事實相同。

本院認為,金姬系智力與肢體三級殘疾人,再結合金姬自身的實際情況,應認定金姬不具備勞動能力。在金姬不具備勞動能力,楊玉國、王強及優邦運輸公司又沒有證據證明金姬具有其他生活來源的情形下,應認定受害人崔英子生前依法應對金姬承擔撫養義務,對金姬主張的被撫養人生活費應予支持。原審未支持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王強于2012年7月份從優邦運輸公司購買肇事車輛后,沒有辦理過戶手續,一直以優邦運輸公司的名義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應認定雙方之間為掛靠關系。雙方于2015年7月份重新簽訂協議后,優邦運輸公司未收回該車輛的經營許可證,仍允許王強繼續以優邦運輸公司的名義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應認定雙方之間的掛靠關系一直持續,這與經營許可證在發生事故時是否過期無關。原審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由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鋇墓娑?,判決優邦運輸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正確。優邦運輸公司的上訴主張沒有充分的依據,不予支持。

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的損失為醫療費7576.27元、死亡賠償金498017.20元、喪葬費25799元、被扶養人生活費179726.2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25000元、車輛損失費50000元,合計786118.67元。因發生事故時王強車輛的交強險已過期,故在交強險賠償限額范圍內的醫療費7576.27元、死亡賠償金等110000元,由王強全部賠償,超出部分668542.40元,由王強承擔334271.20元(668542.40元×50%),王強共應賠償451847.47元。楊玉國做為司機應當知道其駕駛車輛的交強險已過期,且對事故的發生具有重大過失,故應與王強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優邦運輸公司作為肇事車輛的被掛靠人,應對超出交強險部分的賠償款334271.20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綜上所述,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的上訴請求成立,予以支持。優邦運輸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六條、第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四十八條、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二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延吉市人民法院(2016)吉2401民初6963號民事判決;

二、被上訴人王強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賠償給上訴人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451847.47元,被上訴人楊玉國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三、上訴人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對前述賠償款中的334271.20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四、駁回上訴人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8280元,減半收?。矗保矗霸?,財產保全費4540元,合計8680元。由上訴人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負擔252元,被上訴人楊玉國、被上訴人王強、上訴人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負擔8428元;二審案件受理費8861元,由上訴人金錦哲、金銀哲、金日、金姬負擔1947.50元,被上訴人楊玉國、被上訴人王強、上訴人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負擔6913.5元。退還給上訴人盤錦優邦運輸有限公司海倫分公司3314元(已預交828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李照令

審判員  宋 丹

審判員  張 麗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日

書記員  樸今姬


頂部咨詢澳洲秒速飞艇精准计划底部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