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務熱線

    024-31070491

  •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8:30-17:00)

民商案例

首頁 > 迅馳案例 > 民商案例

江蘇省**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安徽省**勞務有限責任公司、原審第三人沈陽**建筑裝飾裝修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遼民一終字第45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江蘇省聚峰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世君,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范玉龍,遼寧迅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安徽省安慶市皖力建筑勞務有限責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梅占云,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宗勝,遼寧安行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沈陽恒峰建筑裝飾裝修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朱遠泓,該公司總經理。

原審第三人:朱遠泓。

上訴人江蘇省聚峰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安徽省安慶市皖力建筑勞務有限責任公司、原審第三人沈陽恒峰建筑裝飾裝修工程有限公司、朱遠泓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沈中民二初字第10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5年10月15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聚峰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范玉龍,被訴訟人皖力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李宗勝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于2016年11月17日前往凌源第一監獄對恒峰公司法定代表人朱遠泓進行詢問。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聚峰公司上訴請求: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判令皖力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一、本院(2013)遼民一終字第251號民事裁定要求一審法院對該案結算單反映的工程造價是否屬實進行審查,一審法院未對結算單中反映的工程造價是否屬實進行審查。朱遠泓向聚峰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承認其給皖力公司出具的結算單中包括朱遠泓個人向皖力公司的借款,在借款數額沒有確認的情況下,結算單無法反映工程的真實造價,應當通過司法鑒定來確定。而項目經理沒有對外結算的權利,朱遠泓無權將其個人借款計入工程造價。二、案涉工程結算單無效。朱遠泓在皖力公司人員將其困在賓館的情況下在結算單上進行簽字的,且皖力公司提供的結算單沒有雙方公司蓋章、法定代表人或受托人簽字。而朱遠泓在結算單上加蓋其私刻的項目部章,不能代表聚峰公司。該結算單中所載的應付款包含朱遠泓個人借款,工程單價高出遼寧省人民政府同期指導價5倍,存在串通欺詐。并且,也沒有將皖力公司尚未完成的工程量予以扣除。而朱遠泓與皖力公司簽訂的工程承包合同實質上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超越了皖力公司的承包資質,應為無效。皖力公司的承包合同及結算單均為無效,一審法院應當就案涉工程造價進行司法鑒定,其未予準許,系程序違法。三、聚峰公司已向恒峰公司支付了全部工程價款,且依據皖力公司簽訂的承包合同,皖力公司無力施工自動退場應當按照實際完成工程量的70%進行結算,故聚峰公司事實上不存在欠款,不應承擔連帶責任。四、在朱遠泓向皖力公司出具的還款協議中,由擔保人趙承寶簽字。趙承寶作為皖力公司合伙人,也是本案的擔保人,請求二審法院追加趙承寶為本案被告參加訴訟。

皖力公司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恒峰公司及朱遠泓述稱:恒峰公司自聚峰公司處承攬案涉工程,并由朱遠泓與皖力公司簽訂勞務分包協議。皖力公司的施工存在質量問題,并且工期延誤,其未施工完畢便撤離現場,按照雙方簽訂的施工合同約定,應當按照工程造價的70%進行結算,而朱遠泓簽字的結算書時全部工程價款。

皖力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請求法院判令聚峰公司支付工程款5,741,558元及同期貸款利息50萬元整;2、請求法院判令聚峰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沈陽其仕房地產有限公司將“沈陽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整體發包給聚峰公司,確認朱遠泓為項目經理,雙方簽訂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2008年10月,聚峰公司與朱遠泓簽訂《合作承包協議書》,將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全部轉包給朱遠泓。2009年3月,聚峰公司還與恒峰公司簽訂《建筑勞務分包合同》,將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全部轉包給恒峰公司,朱遠泓代表恒峰公司簽字。

2009年5月22日,朱遠泓以聚峰公司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項目部的名義與皖力公司簽訂《工程承包合同》,由皖力公司承包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的多層住宅(含4#、5#、6#、9#、10#、11#、12#、13#、14#九棟六層住宅和20#兩層會所及2#、3#樓)主體結構和二次結構砌體工程。皖力公司實際于2008年9月進場施工,2009年12月撤場,收到工程款人民幣12,032,121元。2010年12月20日,朱遠泓以聚峰公司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項目部的名義為皖力公司出具1份結算單,載明應付工程款、材料折算款、扣后繼未做工程款、應扣款、已付款、尚欠余款等金額,確認欠皖力公司工程款5,741,558元。

一審法院另查明:2012年11月5日,朱遠泓出具1份情況說明,稱2010年12月20結算單上加蓋的項目章系其自刻的,且應付款中含有部分個人借款。另,恒峰公司于2010年1月18日始設立登記申請,法定代表人為朱遠泓。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中沈陽其仕房地產有限公司將“沈陽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整體發包給聚峰公司,聚峰公司系該二期工程的總承包人。聚峰公司先后將“沈陽其仕?亞美利加二期工程”全部轉包給朱遠泓、“恒峰公司”,因“恒峰公司”當時尚未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登記注冊,不具備訂立合同的主體資格,故朱遠泓與聚峰公司之間對內為掛靠關系,對外朱遠泓作為聚峰公司的項目經理,對工程項目進行管理、組織施工等經濟活動。根據《建筑施工企業項目經理資質管理辦法》第2條、第8條的規定,項目經理是指受企業法定代表人委托對工程項目施工過程全面負責的項目管理者,是建筑施工企業法定代表人在工程項目上的代表人,作為工程項目的管理者,其管理權力包括以企業法定代表人代表的身份處理與所承擔的工程項目有關的外部關系,受委托簽署相關合同,指揮工程項目建設的生產經營活動,調配并管理進入工程項目的人力、資金、物資、機械設備等生產要素等諸多內容,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發布了新版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3-0201)規定項目經理是指由承包人任命并派駐施工現場,在承包人授權范圍內負責合同履行,且按照法律規定具有相應資格的項目負責人。因此朱遠泓有結算的權利,朱遠泓作為項目經理簽字認可的結算單對各方都有約束力。且該結算單內容明確,有朱遠泓本人的字,故真實有效,能夠作為確認皖力公司實際投入施工費用的依據,朱遠泓應當按照結算單確認的欠款數額5,741,558元承擔給付皖力公司工程勞務費及利息的責任。聚峰公司作為工程的總承包方出借資質,與朱遠泓形成掛靠關系,應承擔連帶責任。故對聚峰公司提出“項目部章”系朱遠泓私刻以及申請對訴爭工程勞務費用予以鑒定等抗辯主張,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的規定,判決如下:一、朱遠泓于一審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內給付皖力公司工程勞務費人民幣5,741,558元;二、朱遠泓于一審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內給付皖力公司勞務費人民幣5,741,558元的利息(自2010年12月20日起至實際給付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以50萬元為限);三、聚峰公司對一審判決第一、二項承擔連帶給付責任;四、駁回各方當事人其他訴訟請求。如未按一審判決確定的期限履行給付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案件受理費55,491元,保全費5,000元,由朱遠泓、聚峰公司各負擔一半。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對當事人二審爭議的事實,本院認定如下:原審認定事實屬實。

本院認為,聚峰公司于2008年10月與朱遠泓簽訂《合作承包協議書》,又于2009年3月與恒峰公司簽訂《建筑勞務分包合同》,分別將案涉工程全部轉包給朱遠泓和恒峰公司。直至2009年12月皖力公司撤離施工現場,恒峰公司尚未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注冊登記,客觀上無法取得建筑施工企業資質,而朱遠泓作為自然人亦不具備相應的資質,故該兩份合同均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為無效。在此情況下,朱遠泓以案涉工程項目部名義與皖力公司簽訂《工程承包合同》,亦不具備合法性,該合同亦應無效。

根據聚峰公司與朱遠泓所簽訂的《合作承包協議書》約定,聚峰公司將案涉工程轉包給朱遠泓,而朱遠泓按照產值向聚峰公司上繳相應利潤,即朱遠泓對外雖以聚峰公司項目經理名義參與案涉工程施工,但其與聚峰公司就案涉工程應為轉包關系,而非內部承包關系,此節與朱遠泓及聚峰公司在(2013)遼民一終字第251號案件開庭筆錄中就相互關系陳述為“掛靠”亦能相互印證。其后,朱遠泓作為案涉工程的實際承包人,以項目部名義將工程勞務再次發包給皖力公司,皖力公司進場施工并完成相應的工程量,朱遠泓曾以聚峰公司名義向皖力公司支付工程款,聚峰公司亦實際接受了皖力公司的勞動成果,故皖力公司是案涉工程的實際施工人,聚峰公司、朱遠泓以及皖力公司存在多手轉、分包關系。

關于朱遠泓向皖力公司出具的工程結算單效力。朱遠泓作為案涉工程的實際承包人,其將案涉工程再次向皖力公司發包,皖力公司實際進行了施工,朱遠泓與皖力公司之間存在事實上的承包關系,朱遠泓作為事實上的發包人,有權就皖力公司已完工程進行結算,故該結算單的效力取決于內容是否為朱遠泓的真實意思表示,與其中加蓋的項目部章是否為朱遠泓私刻并無關聯,聚峰公司關于朱遠泓作為其項目經理無權進行結算的抗辯理由亦不成立。關于朱遠泓及聚峰公司主張結算單意思表示不真實以及合同約定按照70%結算皖力公司工程款一節,首先,關于朱遠泓簽訂該結算單時是否被脅迫以及結算單數額中是否包括其個人借款,聚峰公司并不是當事人,也無法提供直接證據予以證明。故本院對于聚峰公司的該項抗辯主張不予支持。其次,朱遠泓雖主張受皖力公司脅迫而簽訂結算單,但其并未提供相應證據予以佐證,本院對此不予采信。再次,關于結算數額中是否包括朱遠泓個人借款,在本案一、二審審理過程中,朱遠泓均不能說明借款的確切數額,亦明確表示無法提供相應證據,僅憑其陳述,無法認定朱遠泓主張的借款事實是否客觀存在,朱遠泓應當就此承擔舉證不利的后果。最后,關于皖力公司工程款結算比例問題,朱遠泓與皖力公司簽訂的承包合同為無效合同,對于皖力公司已完工程價款應當按照實際情況進行結算,雙方在合同中關于70%結算比例的約定對于雙方沒有約束力。且朱遠泓在其所簽訂的案涉結算單中已經對欠付工程款數額作出確認,故皖力公司應當取得的工程款數額應當以朱遠泓最終在結算單中確認的欠付數額為準。如上所述,現有證據無法證明朱遠泓簽訂案涉結算單并非出于其真實意思表示,故本院對于該份結算單予以采信,朱遠泓與皖力公司的結算行為對于雙方均具有約束力,聚峰公司要求對工程造價進行鑒定的理由不能成立,一審法院未予準許聚峰公司的工程造價鑒定申請,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聚峰公司應否就案涉工程價款的給付承擔連帶責任。聚峰公司作為案涉工程的總承包方,實際接受了皖力公司的勞動成果,且現有證據無法證明聚峰公司與朱遠泓已就案涉工程結算完畢并給付全部工程款。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建設部《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工程總承包企業不得將工程違反規定發包、分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的組織或個人,否則應承擔清償拖欠工資連帶責任?!幣簧蠓ㄔ喝隙ň鄯騫居Φ本橢煸躲犯鍛盍糾臀穹鴨襖⒊械A鶉?,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另外,關于應否追加案外人趙承寶作為本案被告參加訴訟。趙承寶雖在朱遠泓的還款計劃中作為擔保人簽字,但現有證據無法證明趙承寶本人與案涉工程存在利害關系,在皖力公司未向趙承寶主張擔保責任的情況下,趙承寶是否參加本案訴訟,并不影響本案的審理結果。一審法院未予追加案外人趙承寶參加本案訴訟,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綜上所述,聚峰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5,491元,由上訴人江蘇省聚峰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孫維良

審 判 員  趙碧濤

代理審判員  郝 寧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劉 禹


頂部咨詢澳洲秒速飞艇精准计划底部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